我局始终坚持资源与资产管理并重,管理与服务并重,以改革的精神,求真务实,开拓创新,妥善处理保护耕地与服务经济发展的关系。

摆脱睡梦的假想,奔向理想中的梦

时间:2017-10-13 12:28   阅读:  
今年春节,有人在微信圈发了一条说说:故乡、我只爱你三天。巧的事,今年春节,回家陪父母过年,也刚好是三天的时间,正月初二,就回到了小县城的家里。
  
  虽然故乡离现在另一个县城的家,只有100公里,但回到这儿,心中才有一种踏实和回到家的感觉。这种感觉,真是太奇怪了。
  
  这次回到家里,童年和我一起长大的五个伙伴中,最后一位,小我一岁的张建仁,也在学习天然气管道安装技术,准备进城了。
  摆脱睡梦的假想,奔向理想中的梦
  他是我五个童年伙伴中,在农村坚持最久的,也是社里公认的种田能手,是我们社里好几任的社长。今年47岁了,在村里有楼房,家中新买了私家车,也还是经不住城市的诱惑,要进城。因为我们社里,先他进城的,都好像混的不错。
  
  这两年,在农村城镇化建设中,有一种新提法,说是要留的住“乡愁"。而在我的记忆中,好像赋于美好含义的“乡愁"。只是在童年遥远的记忆里——
  
  踏着没过脚踝的积雪,小伙伴们一路追逐、嘻戏打闹着走向学校……
  
  在自家的小院里扫出一场空地,撒些麦粒、小米,用小棍支上一块木板,用一根细线牵着躲在门后,看大群的麻雀在板下面觅食,轻轻一拉绳子,板子下面就有不少的“收获”。
  
  农历五、六月份,从学校回到家里。不干别的,先像猴子似的,窜上老房子周围几株大大小小的杏树上。这时的杏子刚红了脸。骑在枝桠上饱餐一顿,再下树吃饭。门口的一棵杏树好大,夏日的中午,烈日炎炎,杏树底下,却是一地的阴凉。
  
  到了收获后,秋天的原野里,马儿、牛儿、羊儿,和孩子们一起撒着欢儿……
  
  曾几何时,家乡的天空里,就再没下过那么大的雪。
  
  时时代代种小麦、谷子的地里,从某一年开始,就种起了经济效益更好的制种玉米,连我们自家吃的面粉,也要化钱买了。房子也越来越好了。麻雀们夏天没了吃的五谷,冬天没了可以随意做窝的的破旧屋檐。现在,即是夏天回去,也没有那么多成群结队,叽叽喳喳的麻雀和人们抢粮食,不知麻雀们哪儿去了。
  
  成人之后,对于故乡的回忆,就是全年的忙忙碌碌和经济的困顿。那些年,农民还多是二牛抬杆的耕作,少机械。只有春节前后的20天,家乡的农民才能歇歇。
  
  而农村那时经济的困顿,那种无望更是直入心底。农民忙忙碌碌的一年又一年,经济上还是一年比一年紧张。
  
  学校毕业后,在家乡那片土地上跌跌撞撞11年,虽然还是爱家乡,但我却逃了。虽然逃的并不远,但总算在城市的边缘,到现在的市区里,有了一方落脚的地方。
  
  我常常在想:城市和农村相比,会有什么好处,引的以亿计的农民向城市涌动。
  
  以自己为例,出门7、8分钟,就是自己工作的水泥厂。一个人在这儿干一年,是农村那时收入的6、7倍。
  
  子女们只要愿意找事做,最低的限度,都可以养活自己。
  
  出了现在的家门,半分钟脚程之内,有商店、饭馆。2分钟脚程之内,有物品丰富的超市和信用社。4、5分钟脚程之内有长途车站、电信移动缴费亭。6、7分钟脚程内有小学。10分钟脚程之内可到市中心。可以去看自己喜欢的鱼。20分钟脚程内,可以去大型服装超市,去逛新华书店,可以去蔬菜批发市场。
  
  和现在家乡的农村相比,农村的路平了,有了一幢幢崭新的楼房。但农村的收入还是低。一大半的人上楼了,乡民之间的感情交流却少了。和城市相比,还是少了许多的方便。
  
  农村唯一好的,是空气清新和安静。
  
  是我们不爱生我养我的家乡了吗?我不承认,反而总希望家乡越变越好。也许骨子里面,还是想有一天能回到故乡。
  
  现在,我们在城市里,还算是移民。但有一天,我和我的子女们,能在城市里找到认同感,能够找到自乙赖以立足的点,我们也许就真的回不到故乡了。
  
  现在,我们在家乡,还有些土地和破败的老房子,那是我的根。那份”乡愁,还有”驻足的土壤。
  
  还爱我的家乡吗?回答是:“爱"。但在那儿,我们留下的时间会越来越短。
  
  人类都爱做梦。梦中的未来,总比现在要好。我们这批城里的移民,还是很幸运,可以有一个叫“故乡"的地方可“做梦"。
  
浙ICP备12049339-5| 技术支持:老司机精品视频

主办单位:嘉兴市国土资源局秀洲区分局    联系地址:浙江省嘉兴市秀洲区长虹路315号明洲大厦辅楼10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