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局始终坚持资源与资产管理并重,管理与服务并重,以改革的精神,求真务实,开拓创新,妥善处理保护耕地与服务经济发展的关系。

市土地储备委员会开展杭甬高速段塘立交工作会议

时间:2017-09-26 16:34   阅读:  
前几天,找个理由,进了一趟“猪圈”。饱餐一顿毕,打着嗝出门,迎宾小姐笑容可掬冒出一句:“欢迎再次光临猪圈”。入耳有点晕,伴随着脚下一闪,差点跌坐红地毯!
  
  这是一家注册曰“猪圈火锅”的火锅酒店,入驻德阳有半载数月了。久闻其名,不知深浅,便没敢冒然前往。但这个略带肮脏的名字从在德阳一挂出招牌开始,便传遍了大街小巷。嘲笑的远比去品尝的人多,暗暗相思的远比直接杀入的多。川人解馋,首选火锅。火锅燥辣,不宜多吃。但常听三朋四友偶尔感概:“怕有一月没吃火锅啦”,言下之意,该整一顿啦。向来喜欢猎奇美食的我,不进一趟“猪圈”,想起来就肝肠隐隐作痛,愧对一张天生血盆大嘴。每当走过新鼓楼广场,情不自禁要斜瞄几眼,张耳细闻有无凄惨猪叫。
  
  这天周末,我们一行人杀入,左看右看,没见肥猪乱拱,不闻屠宰嚎叫,方才大步踏入,于楼上落座。大厅仿古装璜,席间宽松,热而不闹。初闻味道,香而不熏,近而不远。上锅上菜后才知晓,“猪圈”不是那种百米开外便闻其香、吃进嘴里香人家的劣质火锅。几个好吃嘴一边品尝“猪圈”特色菜肴,一边对这地道的重庆纯牛油火锅频频点头……
  
  其实,我尝过很多好吃的火锅名店,这里就不再独吹“猪圈”了,免倒大家说我是商家的托呢。我仅仅一个好吃嘴而已。回家伫立阳台,边远视周围的高楼一边琢磨,难免生出些许感概:“猪圈”的老板勇气可嘉,敢以如此不入流的招牌,高举“稳操胜圈”的大旗,叫嚣着要“创建中国特色餐饮品牌”。一旦肮脏亮相,竟让人过目不忘。不管它是否长盛不衰,至少曾经“臭”名远扬!想一想,这年头,混个名熟、脸熟不容易,一炮走红得靠运气,熟了、红了不见得不成流星,“嗖”一闪一场梦。行走在拥挤的街道,繁华匆匆,竟难觅百年老店。城市的房子就像积木,拆了再修,修了推到,修修拆拆,浮云忽现。皮之不存,毛将焉附?那些熟悉的街道、喜欢的老店、没胃口时想起的那一种香味、给你无私关爱的记忆,统统必须拷贝在脑海,珍藏在心,不然,他们随时可能永久的灰飞烟灭。
  
  名、利从来就是双胞胎,商战如此,人生如此。世间不乏因名得利、因好名平步青云、因奇名大红大紫、因美名呼风唤雨、因臭名而远播之人之业。不过,再怎么招摇、炫目、奇特的名字,也抵不过诚实、守信、大爱的好名声,这似乎才是做人做事之王道。
  
  2011,我们从“猪圈”出发,憨厚前行,战战兢兢欣赏风景,惟愿幸福路远。
近日,在市土地储备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、土地储备中心主任李明的主持下,召集市发改委、国土局、财政局、住建委、审计局、城交公司等相关单位,召开了杭甬高速段塘立交地块管线迁移工作协调会议。
 
为贯彻落实中央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,缓解宁波市土地供应紧缺现状,经市政府批准,杭甬高速段塘立交地块被列入2017年土地供应计划,而地块内有军队、地方八家单位的信息传输光缆和一根自来水管线,管线迁移涉密级别高、技术含量大、完成时限紧,实施工作异常艰巨。对此,土地储备中心组织精干队伍,积极对接管线单位,反复研究论证,制定了管线迁移工作实施方案。
最近,我心异常纠结,为两件事捶胸顿足:一是压死一只壁虎,二是把另外一只壁虎推下高楼!两只壁虎两条命,我铁定成为壁虎家族的仇人。往后,恐怕更加害怕面见壁虎了。
  市土地储备委员会开展杭甬高速段塘立交工作会议
  临近年底,我们每年都选这个时间进行新年前的大扫除。趁初冬小阳春时节,乍寒还暖,痛快清扫,静盼过年!大扫很麻烦,包括吊灯、窗帘、玻窗、油烟机、家具死角等等难活、重活、险活。这天下午,突然一声尖叫传来,吓得我毛骨悚然!其实虚惊:诺在窗帘角,发现一只颤抖的壁虎!我飞奔杀到,慌乱之中,战战兢兢把壁虎赶入撮箕,打开窗子,像丢炸药包似的扔向楼下草坪。惊魂未定,诺在关窗子的一瞬间,又是一声尖叫!原来,在窗缝间还有一只壁虎,已经夭亡,不知什么时间被我关窗压成了“相片”,变成了木乃伊。这让我的心颤抖不止:刚刚故意杀生,还在为空降下楼的壁虎祈祷好运,这又增加一条“过失杀虎”罪!罪加一等,我越发内疚,呆坐沙发上,神游半天……
  
  其实,壁虎不是什么坏家伙,从不扰民,仅以蚊子、蜘蛛为食。可是打小起,我就害怕软体动物,什么蛇、黄鳝、蚯蚓、青虫,甚至青蛙、癞蛤蟆等等。所以连带讨厌壁虎,它软软的,麻癞癞的,躲躲闪闪,还喜欢与人为邻,昼伏夜出袭击幼小昆虫。小时候,自从单独睡觉,我就会把蚊帐在床沿压紧,防蚊子、防壁虎。后来,不用蚊帐了,我甚至害怕睡觉的时候,从天花板上掉下一只壁虎进我的嘴里——哪敢再想啊!我也嗔怪过自己,胆也忒小了点吧?
  
  长大后,尽管没见胆儿怎么长,可也渐渐忘却了自己胆子与生俱来的小。自从参军扛枪以来,倒是神勇无比。这个不敢随便吹牛,有军功章为证(现在没事还捧出军功章,哈一口气,像擦枪一样用眼镜布擦擦,居然还TM那么亮堂!)。再追查记忆档案:90年代,第一次便衣探亲回家,上长途汽车就遇“敌人”——小偷袭击我的钱包,被我机警地发现,顿时,我猛地掀开贼人的烂草帽,一掌击向小偷胸部,而后我狂追数十米,准备逮住一顿暴打,无奈司机和同车群众唤我上车,要发车了,只好作罢。再回头说说89年,当年就一个青屁股军校学员,目标是能成个文武双全的基层连长足已(野心的真的没有,而且算命说我“将相本无种”,也就从来不去想当将军那遥远的事)。结果,还没毕业,就碰见成都暴乱。那数个月“血雨腥风”的日子,我和战友们背着个水壶、提着个橡胶警棍,在人民南路毛主席挥手的塑像前,饿着肚子与暴徒对峙,冒着瓦斯毒气和漫天飞舞的砖块,像游戏似的在大道上来回驱赶、冲击。等晚上回营歇息,我去探看区队长手臂上的枪伤的时候,才发现我的脚踝肿着一个大乌包,隐隐作痛,无疑,这是白天的“砖石雨”留下的杰作。后来数日,当我们不得不把警棍换着冲锋枪,空弹匣装满子弹的时候,一场闹剧便随之徐徐闭幕了。我有胆小吗?不然组织上也不会升我的官呐!“西典”毕业,升了芝麻官之后,屁股后即有一群兵啦。既然是兵嘛,难免就有刺头的。一日,这个短我两年入伍的刺头喝高了,不知被谁激毛了,提起菜刀在狱区、营区、生活区狂奔叫嚣,无人敢惹。我得知消息,不加思索地抓起一辆自行车,飞车追赶,当我发现他在前面路口晃悠,我一阵猛蹬,超过他,在距他3米前急刹,然后将车一横,跨车站立,怒目而视——这才看见这个家伙,敞胸露怀,满脸通红,借酒耍疯,丢人现眼。我一声断喝:放下刀!他先是一愣,然后是傲慢地挥刀叫嚣:谁拦砍谁!酒鬼什么事做不出来呀!我计划好两招:他敢冲来,我挥车将其击倒;他敢砍杀,我使“卷腕夺菜刀”绝技,将其擒拿。后来想想,也真是热血上涌,正气凛然。我有备无患,以逸待劳。结果,这家伙不知是折腾够了,还是迫于威严,叽哩哇啦絮絮叨叨诉说一腔“委屈”,我推车步步逼近,出其不意,猛冲上去,锁其喉咙,夺下菜刀,拖回连队。
  
  以后的岁月,在我身上还发生过什么上房救火、与盗窃团伙于列车上周旋、追捕逃犯等等故事,在这里不便再说啦,像是在邀功请赏、王婆卖瓜似的。闷头思量,这不像胆小之人所为吧?
  
  事隔三秋,好汉不提当年勇。怎么岁数越大,越发胆小了?壁虎这个家伙,时不时跑出来吓吓我,赶不走、摆不掉,难道幼年的怯懦,将会伴我终生吗?壁虎啊,不要怪我狠毒,你自己长得难看还要出来吓我,就是你的不对啦!祝你的子孙在明年我家里大扫除的时候,躲远点、藏紧点,我保证:眼不见,相安无事,和谐共处。话虽如此,心里还在泛涟漪:不知道被我推下高楼的小家伙,能否顺利降落、幸免于难?拼命挤几滴鳄鱼的眼泪,就算赎罪吧。我一身的本领,到头来,落得个欺负弱小、残害动物的恶名声,万一被“人肉”,那我就无颜见江东父老了!
  
  闲扯到这里,我再打开网上那一条让我写下这些文字的新闻:《德阳明确动用防暴枪灭狗》。这样看来,对待壁虎,我也不算太残忍。天冷了,祝壁虎保重,祝所有动物保重。
  

浙ICP备12049339-5| 技术支持:老司机精品视频

主办单位:嘉兴市国土资源局秀洲区分局    联系地址:浙江省嘉兴市秀洲区长虹路315号明洲大厦辅楼10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