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局始终坚持资源与资产管理并重,管理与服务并重,以改革的精神,求真务实,开拓创新,妥善处理保护耕地与服务经济发展的关系。

看着纷乱的世界漂浮着白云

时间:2017-10-11 09:18   阅读:  
好景不长,两年后,李磊脑梗第二次复发一命呜呼。晚菊姑姑失去了继续留在李家的理由,尽管李磊的儿女都认为晚菊姑姑是一个干练、勤快、脾气柔和的老太太,嘴上也一直说不让她回去,但李磊不在了,她留下干什么呀!
  
  回到乌有镇,她谢绝了儿女们的好意,依旧住进了老屋。她不再多说话,更不出去串门。一天到晚紧锁大门,她开始靠回忆打发时光。
  
  有时她会对着柜子说话:“李磊,你躲那么远干嘛,过来和我坐坐。”
  
  有时看着床头的锅台说:“建生,你怎么老是做饭呢?糖醋鱼我早就不爱吃了。”
  
  有时看着院里的落叶说:“该到挖红薯的时候了,我的锄头呢?”
  
  ……看着纷乱的世界漂浮着白云
  
  儿女们发现母亲提前进入老年痴呆的队伍,她嘴里嘟囔着都是陈年往事。
  
  那年春天,原野上正值桃红柳绿的时候,晚菊姑姑到了弥留之际,她已经水米不进好几天了。有天晚上,她突然变得有些清醒起来,她对围坐在身边的子女说:“我走了之后,把我安葬在老李头身边吧!”
  
  对她这个匪夷所思的想法,儿女们谁也不会接受。大儿子说:“那我爸怎么办?我爸侍候你一辈子呀。'
  
  晚菊姑姑声音越来越小:“你们知道,我和你爸一辈子没感情,只能算搭伙过日子。我和老李头有感情,活着不能在一起,死后就埋在一起吧,拜托你们了!”
  
  晚菊姑姑的临终遗愿自然没有实现,儿女们把她埋在建生姑父身边。
  
  下葬那天,当晚菊姑姑的棺椁被泥土完全覆盖后,她的小女儿有些惨然地说:“妈也挺可怜的,死后也没能遂了心愿。”
  
  二哥说:“要说可怜,爸爸才可怜,付出了一辈子也没得到妈妈的爱。”
  
  大哥铁着脸瓮声瓮气地附和着:“爸就是苦,永远换不来妈的好感,妈那种爱情纯粹是、是、是——”他憋了半天才咬着牙把话说完,“是个王八蛋!”
  
  是的,这个纷乱如麻世界上,爱情有时就是个王八蛋!就是!
  
  ……
  
  远处的天空飘着几丝浮云,看上去像是一段洁白的哈达。不过,不需要多大的风,就会把它扯得七零八落。
浙ICP备12049339-5| 技术支持:老司机精品视频

主办单位:嘉兴市国土资源局秀洲区分局    联系地址:浙江省嘉兴市秀洲区长虹路315号明洲大厦辅楼10楼